网站地图 - 短文热点聚合 - 欣锐短文手机版

节日祝福语:元旦祝福语 | 新年祝福语 | 小年祝福语 | 除夕祝福语 | 春节祝福语 | 元宵节祝福语 | 二月二祝福语 | 情人节祝福语 | 妇女节祝福语 | 愚人节祝福语 | 劳动节祝福语 | 父亲节祝福语 | 母亲节祝福语 | 端午节祝福语 | 儿童节祝福语 | 七夕节祝福语 | 建军节祝福语 | 教师节祝福语 | 重阳节祝福语 | 中秋节祝福语 | 国庆节祝福语 | 光棍节祝福语 | 感恩节祝福语 | 万圣节祝福语 | 平安夜祝福语 | 圣诞节祝福语 | 腊八节祝福语 | 建党祝福语 | 中元节祝福语 | 复活节祝福语 | 青年节祝福语

祝福语大全:生日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开业祝福语 | 满月祝福语 | 订婚祝福语 | 周末祝福语 | 校庆祝福语 | 乔迁祝福语 | 公司祝福语 | 病人祝福语 | 开工大吉祝福语

您的当前位置欣锐短文网>> 故事>> 传奇故事>> 消失的空气

消失的空气

来源:欣锐短文网 编辑:美文 时间:

  进城

  吴秋白自从大学毕业后,进了一所山区中学教化学,枯燥乏味的教书生活令他厌倦,加上山区的条件艰苦,他早已萌生了去大城市实现理想的念头。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大学同窗好友包振时在省城混得不错,也许他能帮上忙,于是拨通了包振时的电话。

  在电话里,吴秋白向包振时诉说了自己的苦闷和去省城发展的想法。包振时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秋白,你那里条件差点,好歹也是学以致用,现在城市里的竞争相当激烈,称心的工作并不好找,我劝你还是认真考虑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山旮旯里吧?”吴秋白没好气地说,“你要是不肯帮我那就算了。”

  “说什么话呢?咱俩谁跟谁呀!好吧,你约个时间,我去火车站接你。”听到吴秋白语气中的不愉快,包振时陪笑着说。接着吴秋白说明了大概的行期,就挂了电话。

  吴秋白向学校领导提出了辞职的申请,可由于山区学校的师资紧张,学校领导想挽留他,故意拖着不办。眼看着与包振时约定的行期近了,一气之下,吴秋白连招呼都没打,背起行囊偷偷下了山。

  从省城的火车站出来,吴秋白刚踏上站台,看到停在外面的一辆黑色轿车里走出一个男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冲着他直招手。吴秋白快步走上前,握住男子递过来的手:“包振时,好久不见。”

  包振时显得很热情,他拍拍吴秋白的肩膀:“先上车再说,我订好了一桌饭,特意为你接风洗尘。”

  在一家西餐厅的包厢里,吴秋白与包振时相对而坐。包振时不时地替吴秋白斟着红酒,意气风发地侃侃而谈。不知怎的,吴秋白的心里莫名地产生一种嫉妒。包振时在学校时,跟他住在同一个寝室,还是上下铺,两人关系铁得几乎无话不谈。包振时的父亲开了一家外贸公司,家里有些钱,包振时根本不喜欢读书,能读上大学靠的是父亲的关系。而他的父母是普通工人,上个大学都挺不容易,所以他在学习上非常发奋,希冀凭后天的努力改变命运。但讽刺的是,他这个品学兼优的化学系高材生几经辗转,才勉强做了名山区老师。包振时毕业后却轻而易举进了省城,当了省科研所著名教授沈沁阳的助手,在科技界立稳了脚跟,以后的前途必定一片光明。

  “秋白,我帮你联系了一家化工厂,是做技术员。”包振时的神色有点尴尬,“可能委屈你了,你愿意去吗?”

  吴秋白呷了一口红酒,解嘲般地笑笑:“我这样的人,能在省城混碗饭吃就很满足了,哪里有资格挑三拣四?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然在这人地生疏的地方,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包振时自然看出了这位老同学满腹的辛酸,他安慰着说:“什么事都得慢慢来,我相信你的能力。这几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学术座谈会,过后我再陪你去。省城的名胜古迹挺多的,你可以游览散散心嘛!对了,我帮你租了套房子,我带你去看看吧。”

  包振时开车把吴秋白送到了一栋居民楼下。那是旧式的一房一厅的房子,虽然有些简陋,但比山区学校那间四面通风的土胚房强多了,况且吴秋白清楚,在省城这条黄金地段,能租到这么一套房子相当不错了。临走前,包振时告诉他已经付了一年的房租,如果他还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

  送包振时走后,吴秋白躺倒在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这次来省城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一连几天,吴秋白并没有照包振时劝说的那样,去省城的名胜古迹散心,他只在周围的几条街道随便走走,熟悉一下环境,他兜里的钱不多,每分钱必须用在刀刃上。

  这天早上,吴秋白正在楼下的一家小餐馆里吃早点,手机响了,一听是包振时打来的,包振时说在楼下等他。吴秋白匆匆吃完早点,赶到租的楼房下面,果然包振时半靠着轿车在抽烟。

  包振时的脸色很难看,像是在生什么气,开车的时候喃喃念着:“空气消失,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吴秋白听的一愣,不禁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包振时神情复杂地望了吴秋白一眼,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没事,是工作上的一些问题。这几天过得还行吧?”

  “马马虎虎。”吴秋白耸耸肩膀,把头扭向了车窗外。

  不一会儿,车开进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化工厂,包振时领着吴秋白直奔厂长办公室。接待他们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一脸和气的微笑:“是包老弟呀,快请进。”

  包振时也露出了笑容,他指着中年男子说:“秋白,这位是焦厂长。”

  吴秋白礼貌地与焦厂长握手,不卑不亢地说:“焦厂长,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包振时又指着吴秋白对焦厂长说:“这位就是前一阵我跟你说起过的我的大学同学吴秋白。”

  焦厂长打着哈哈:“化学系的高材生呀,没想到我这破山神庙里也来座金佛。”

  吴秋白蹙起了眉头,这个焦厂长典型的一副商人嘴脸,说实话,他很讨厌在这种商人手下做事。包振时悄悄拉了拉吴秋白的衣袖,大声说:“焦厂长也是我父亲的好朋友,秋白,你可得好好干。”

  焦厂长摆摆手说:“放心吧,包老弟,我不会亏待你的同学。两天后我在‘金福’酒楼安排了一场宴会,你记得届时光临啊!”

  吴秋白原本以为焦厂长真的会让他做技术员,哪知却把他派到了办公室,整理资料,挂个闲职。焦厂长对他显得很礼遇,说话客客气气,但吴秋白感觉到,他与焦厂长的关系很微妙。焦厂长付高薪,可不准他插手化工厂的具体事物,这分明是一种防备心理。焦厂长防备的当然不可能是他,而是他背后的包振时,这样看起来焦厂长与包振时绝不是那种朋友的关系,里面似乎还隐藏着某种利益。

  有了这层顾虑,吴秋白也变得异常小心,若是焦厂长在办公室里会见客人,不用焦厂长使眼色,他会主动借故离开。一次,吴秋白从外面回来,发现办公室的门关了,里面却传来焦厂长与一个女人的谈话声。吴秋白并不想偷窥,可那张门鬼使神差地没有关紧,露出了一条缝。吴秋白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是一个漂亮年轻的女人,正亲昵地贴在焦厂长耳边说着悄悄话。吴秋白的脸臊热了,他知道焦厂长有个老婆,他还见过一面,凶巴巴地像只母老虎,大概焦厂长也是在玩着猫偷腥包二奶的把戏,吴秋白摇摇头走开了。

  偷窥

  报纸上的一条新闻报道引起了吴秋白的注意,在报纸的醒目位置,刊发了一则关于省科研所沈沁阳教授正在研制一种空气挥发剂。文章说这种空气挥发剂可以在空气流通的状况下,小范围内使空气完全消失,形成一个真空形态。这是史无前例的伟大发明,在科技界反响很大,目前研究工作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顺利进行。看完报道,吴秋白惊呆了,他学的是化学专业,这种匪夷所思的空气挥发剂,在化学理论中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但沈沁阳是国内化学界泰斗般的人物,学识渊博,威望很高,他又怎么会毫无根据地提出进行研究呢?吴秋白蓦地想起那天包振时送他去化工厂的路上,自言自语的那句空气消失的话,而且通过包振时气愤的样子,莫非包振时也不相信,在学术座谈会上与沈沁阳发生了不愉快的争论?吴秋白的心里升腾起一种久违的好奇,他很想去找包振时问问,包振时是沈沁阳的助手,应该清楚这方面的事情。

  吴秋白拿起电话,准备打给包振时,刚举起电话他又放下了,别说这是高度机密的科研成果,按照纪律包振时肯定不会透露给他。即使他知道了又能怎样,这毕竟跟他现在的生活扯不上任何关系。

  吴秋白看到焦厂长提着公文包急匆匆地走出办公室,说来也怪,这几天焦厂长显得比平时忙碌了许多,经常不在办公室,好像有个大客户在找他谈判。

  下班时间一到,吴秋白走出化工厂大门,他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门前。从车窗里露出包振时的脑袋,向他招手。吴秋白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今天包振时的气色好了不少,脸上挂着难以抑制的笑容。

  “有什么高兴事?”吴秋白淡淡地问。

  包振时没有回答,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请柬,抛给吴秋白。吴秋白诧异地望了包振时一眼,打开一瞧,他愣住了。请柬上写了他的名字,请他在明天光临包振时与沈姗姗的订婚典礼。“你订婚了?以前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过?”

  包振时此时一脸幸福的喜悦:“我跟姗姗恋爱也并不太久,她是沈教授的独生女儿,在我们科研所做秘书工作。今儿一早,沈教授把我叫到他家里,问我是不是真心喜欢姗姗。我说喜欢,只是害怕高攀不上,哪知沈教授竟说,只要你喜欢就好,我明天就给你们举行订婚仪式。我当时乐傻了,这不,连个准备都没有。我在省城亲戚朋友也不多,只好委屈你帮帮忙。”

  吴秋白自然义不容辞,痛快地答应下来。他陪着包振时去买些订婚的筹备品,计划仪式上的细节,忙活了整整一个晚上。

  包振时的订婚仪式在“金福”酒店举行,由于沈沁阳的知名度,来了不少的社会名流,场面十分盛大,吴秋白看到焦厂长也来了。婚礼按时举行,音乐声响起,一个头发微白精神矍铄的老人分别挽着一男一女走上台。包振时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挽住老人的左臂,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挽住老人的右臂。

  老人是大名鼎鼎的沈沁阳教授,吴秋白在报纸上见过照片。可当他的目光掠过那个叫沈姗姗的女人时,吃了一惊,沈姗姗的面容很眼熟,他好像在哪里碰到过。

  吴秋白低下头仔细想了想,是了,那天在焦厂长的办公室,他以为是焦厂长情妇的女人。这是怎么回事?沈教授的千金居然跟焦厂长那种人搞到一块去了?他是否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包振时呢?吴秋白犹豫了片刻,决定还是暂时把这件事隐瞒,他空口无凭,即使说了包振时也不见得会相信,况且焦厂长现在是他的衣食父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包振时和沈姗姗举着酒杯向出席的来宾致谢,他们走到焦厂长面前,焦厂长客套地与包振时祝贺几句,看样子沈姗姗并不认识焦厂长,包振时在一边做着介绍。吴秋白心里一动,他得小心地暗示一下,毕竟包振时是他的朋友。吴秋白故意重重地咳嗽一声,焦厂长愕然地回过头,吴秋白富有深意地笑了笑。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是深夜,吴秋白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稍微舒缓疲惫的身体。一阵夜风吹来,吴秋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想起卧室的窗户没有关好,起身踱到窗户旁。

  吴秋白探头朝外张望了一眼,四周黑漆漆的,居民们都已进入了梦乡。这时,吴秋白感觉到对面的楼道里有一个光点在闪动,透着紫红色的光芒。光点正对着自己的卧室,有人用夜视望远镜在窥视。吴秋白吓了一跳,自己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谁会深更半夜窥视他?楼道里的那人似乎觉察到被吴秋白发现了,急急忙忙收起了夜视望远镜。因为这片居民楼没有安装照明设施,吴秋白只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模糊的黑影从楼道口窜了出来,飞一般往外跑去。

  这一夜,吴秋白满脑子都是那个窥视的黑影。黑影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吴秋白突然想到了焦厂长,除了他,好像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人了。

  第二天吴秋白去化工厂上班,焦厂长异乎寻常的热情,笑着问他昨晚睡得好吗?吴秋白心中一凛,难道他的怀疑没有错?

  焦厂长准备开一次会议,说是宣布厂里一个重要的人事安排,并让吴秋白也一起参加。临散会前,焦厂长郑重地说:“厂里原先负责销售业务的小徐病了,我决定请小吴暂时替代一下。”焦厂长转过身对吴秋白说:“小吴,你意下如何?”

  吴秋白乍听这个消息,呆怔住了。这太意外了,一向不重视他的焦厂长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职务给他?莫非焦厂长猜到了他知道其与沈姗姗之间特殊的关系,为了稳住他而故意表现的一番示好?抑或是其中另有所图?

  吴秋白上任之后的第一件差事就是陪同焦厂长去跟一个外国客商谈判,地点是在一家宾馆的小会议室。一切都已经由焦厂长安排妥当,吴秋白需要做的只是在拟好的合同书上代表化工厂签字。那个外国客商名叫彼德,满脸络腮胡子,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合同书吴秋白仔细地看过,没有什么问题,刚准备签字,手里钢笔的墨水恰好用完了。彼德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笑着说:“吴先生,请用我这支。”

  吴秋白签好字,送走彼德后,焦厂长诡异地朝吴秋白冷笑不止,把手里的合同书递给他。吴秋白打开一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拟好的合同书上并没有签上他的名字。他刚才签了字的合同书哪里去了?难道是彼德递给他钢笔时被调了包?签了他名字的合同书上究竟是什么内容?焦厂长在一旁意味深长地说:“现在我们坐上同一条船了。”

  吴秋白这才猛然醒悟,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落入了焦厂长布置的圈套,这圈套里包含着怎样的秘密,他却不知道。

  婚变

  吴秋白一切蒙在鼓里,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跟焦厂长打交道,发生那件签合同事件后,焦厂长总是把他推到台前,处理化工厂的对外业务。吴秋白发现自己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牢牢地被焦厂长抓在手里。奇怪的是,订完婚的包振时这几天也不见人影,吴秋白连个商量的对象都找不到。

  吴秋白下完班几乎没有什么业余活动,吃过晚饭,他随意在附近的几条街道上闲逛。路过一家大排挡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里独自喝酒,面前摆着不少的空酒瓶。

  吴秋白走过去,惊奇地问:“包振时,你怎么在这里?”

  包振时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然有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他抬头瞅了一眼吴秋白,满脸酒气地招呼:“来,秋白,陪我喝几杯,这日子真他妈没法过了。”

  吴秋白一呆,包振时是个彬彬有礼的人,很少如此的失态,又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吗?吴秋白夺下包振时握住的酒杯:“干什么呢?这可一点不像你?”

  “不像我才好,我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包振时的情绪激动起来,“沈姗姗这个骗子!她跟我订婚,只是利用我。”

  吴秋白暗暗叹口气,他其实老早觉得沈姗姗这个女人不简单,否则也不会与老奸巨滑的焦厂长走在一起。“秋白,有个问题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你是化学专业的行家,你觉得空气完全消失这可能吗?反正我不相信,这在理论上根本说不过去。”包振时打起精神,一本正经地说。

  吴秋白一直对沈沁阳这个大胆的研究持怀疑态度,沈沁阳把研究课题公诸报端,故意吸引别人的注目,里面似乎含有做秀的成分,这与素来沈沁阳处事低调的严谨作风有些不太相符。吴秋白若有所思地说:“科学研究是没有绝对的,也许沈教授找到了其中的奥秘。”

  “你说得对,所以沈教授才说我根本不是搞科学的料,我凭的是我父亲的关系进的科研所。我是科技界的蛀虫,我……”包振时泣不成声,显出他内心的痛苦。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吴秋白扶起情绪失控的包振时。

上一篇:老房子里的鬼影
下一篇:列车劫案

相关短文:

Copyright © 2004-2020 欣锐短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07075-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