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短文热点聚合 - 欣锐短文手机版

节日祝福语:元旦祝福语 | 新年祝福语 | 小年祝福语 | 除夕祝福语 | 春节祝福语 | 元宵节祝福语 | 二月二祝福语 | 情人节祝福语 | 妇女节祝福语 | 愚人节祝福语 | 劳动节祝福语 | 父亲节祝福语 | 母亲节祝福语 | 端午节祝福语 | 儿童节祝福语 | 七夕节祝福语 | 建军节祝福语 | 教师节祝福语 | 重阳节祝福语 | 中秋节祝福语 | 国庆节祝福语 | 光棍节祝福语 | 感恩节祝福语 | 万圣节祝福语 | 平安夜祝福语 | 圣诞节祝福语 | 腊八节祝福语 | 建党祝福语 | 中元节祝福语 | 复活节祝福语 | 青年节祝福语

祝福语大全:生日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开业祝福语 | 满月祝福语 | 订婚祝福语 | 周末祝福语 | 校庆祝福语 | 乔迁祝福语 | 公司祝福语 | 病人祝福语 | 开工大吉祝福语

您的当前位置欣锐短文网>> 故事>> 民间故事>> 母狐维克森

母狐维克森

来源:欣锐短文网 编辑:美文 时间:

 

我讲的这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十六岁那年夏天,到我叔叔家过暑假。叔叔一直生活在加拿大东部,是个靠种地过活的农民,顺带着养些鸡鹅小鸭什么的,逢到一些节日,拿到镇上卖了,弄几个零花钱。

叔叔住的村子,靠近艾伦达尔大松林。这艾伦达尔大松林,在加拿大地图上查不到,因为它并不大。就因为它不大,也就没有狼呀、熊呀这些凶猛野兽的身影,至多只有猫头鹰、鼬鼠、貂鼠、狐狸之类的小兽。

多少年来,村子里平安无事。可就在我到叔叔家没多久,村子里的母鸡神不知鬼不觉地少掉不少,我叔叔家丢失得最多。叔叔叫我把事情真相尽快弄清楚。这一点我不久就做到了。

我发觉,这些母鸡是一只只被弄走的。时间不是在进窝之前,就是在出窝之后,因此偷鸡贼不可能是那些过路人。它们也不是在高高的树枝上被逮去的,所以跟猫头鹰没关系。而且,我没发现吃剩的死鸡残骸,看来凶手也不是鼬鼠和貂鼠。这样说,狐狸作案的可能最大了。

艾伦达尔大松林座落在河流的另一岸。我在下游的浅滩上发现了一些狐狸脚印,还有几根鸡一毛一。等我爬上前面的堤岸,想多找些线索的时候,听见背后有一群乌鸦在呱呱直叫。我一转身,就看见这些黑鸟儿,正在朝浅滩上的一样什么东西俯冲下来。我仔细一瞧,原来浅滩当中有一只狐狸,爪子抓着一只鸡,正往回跑哩。乌鸦们想坐地分赃。因为那只狐狸想回家,就非涉水跑过这条河不可。可过河时就得遭受鸦群猛烈的攻击。现在它正想猛一下冲过河去。要不是我也参加了对它的攻击,它保险可以带着战利品渡过河去的。可是现在,它只好把那只半死不后的鸡扔下,急急忙忙地过了河,钻进松林不见了。

这只狐狸把鸡往松林里拖,看来,它是经常这样整批整批地搜括吃食,这就说明它家里养有一窝小狐狸。我下定决心要找到它们。

当天晚上,我带着猎狗兰格,走进了艾伦达尔松林。兰格刚开始巡回搜索时,我就听见附近林木茂密的峡谷里,传来了一阵又短又尖的狐叫一声。兰格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马上追了过去,一个小时以后才喘着祖气跑回我的身边。它耷一拉着脑袋,什么也没逮到,可就在这时,附近又传来了“呀呀呀”

的狐叫一声,于是兰格又冲出去追逐了。不用说,狐和狗一定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我在黑一洞一洞的松林里等着,这时,我听见一阵悦耳的滴水声:“叮咚咚叮,哒叮咚哒咚。”我跟着声音走去,来到一棵橡树跟前,抬头一看,原来这是一只加拿大枭鸟躲在树上唱歌哩。

突然,一阵低沉而粗嘎的喘气声和树叶的沙沙声告诉我,兰格已经回来了。这一回它弄得一精一疲力尽,伸长舌头,还一个劲儿地淌着唾沫。

可是就在这时候,离我们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又传来了一阵惹人着急的“呀呀”声。这一下,我把一切都弄明白了。

啊,原来那个住着小狐狸的地洞就在我们旁边。一对老狐狸,是在轮流想办法引一诱我们离开这儿哩!

已是深夜了,我便动身回去,准备第二天来逮这一窝狐狸。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我的发现讲给叔叔听。叔叔大吃一惊。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有对老狐狸带着它的一家子住在这一带,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它们竟住得离村子这么近。

叔叔告诉我,大家都管那只公狐狸叫“刀疤脸”,因为它脸上有一道疤痕,这大概是它追捕兔子的时候,在铁丝网上撞伤的。还有一只母狐狸,村里人叫它维克森,不用说,它就是刀疤脸的妻子啰。也用不着怀疑,正是刀疤脸和它的妻子维克森,把艾伦达尔大松林当作它们的家,把村子里一家家鸡窝当成了它们的粮食供一应基地。

这天,我在松林里四处搜索,终于发现了一堆就在最近几个月里堆起来的泥土。我又费了好一番一精一力,这才我到了狐狸的进出洞一口。我敢断定,洞里有窝小狐狸。可松枝茂密,没法看清它们。

在这洞一口的灌木丛中,耸立着一棵高高入云天的空心大树。树干歪得非常厉害,底下有个大洞,顶上有个小一洞。我从这空心树洞里向上爬,没费什么力气,就爬到了树顶。

我在树顶的枝条间躲了没一会,就看到从地洞一口,跑出四只小狐狸。它们长得很壮实,满脸都是天真的样子。

它们在那儿扭来扭去地打闹着。后来它们听见一阵轻微的声音,就急忙钻进洞里去了。其实这是它们一妈一妈一的声音。它穿过灌木丛,又带来了一只鸡。

它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家伙们就翻翻滚滚地从洞里奔了出来,一下子冲到那只母鸡身上,撕扭争打,你抢我夺。它们的母亲,一面警惕地守望着敌人,一面满心欢喜地瞅着自己的这些小宝宝..我被这有趣的景像迷住了。为了不惊动它们,待母狐维克森走了,我才爬下树。当然,我也没去惊动那些小狐狸。我觉得这一家子很有趣。我要好好儿观察一下它们的生活哩。

据我所知,有些动物的母一爱一特别强烈,它们会用这慈一爱一对待跟它们毫无关系的小动物。但是老维克森却不是这样。它对小狐狸的喜一爱一,使它变得越发残酷了。它常常把活生生的老鼠和小鸟逮回家来,不让它们受到过重的伤害,为的是好让小狐狸更长久地玩一弄它们。

我在这树林里转悠了这么多天,我发觉果园里住着一只田鼠。我又采取老办法,爬上旁边的一棵大树,用望远镜来观察它。嘿,这田鼠很机灵,它在一探树根当中掘了个洞,这么一来,那些狐狸就没法挖洞到地底下去逮它了。每天早晨,这只田鼠都要躺到松树桩子上晒太一陽一。如果看见狐狸来了,它就跳下树桩往洞里一躲。要是敌人跑得挺近,它就再朝里面一窜,一直呆到危险过了再出来。

也许,维克森和刀疤脸觉得,小家伙们已经到了应该开开眼界,看看田鼠的时候了。它们认为果园里的那只田鼠,正好是上课的好教材。于是它们一块儿来到果园的围篱旁边,没让那只躺在树桩上的田鼠看见。接着刀疤脸明目张胆地走向果园,从容地走过去,装得叫那只一直盯着它瞧的日鼠,认为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刀疤脸走进园子的时候,那只田鼠便窜进地洞里去了。

刀疤脸它们就要它这样做。躲在果园外边的维克森,这时便飞快地跑了进来,往树桩背后一闪。刀疤脸还是慢吞吞地往前走,眼瞧它越走越远了。

田鼠等到狸狐走得看不见了,就爬上了树桩子,准备继续它那每天必不可少的日光浴,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维克森猛一纵身抓住了它,狠命地把它摇来摇去,一直弄到它失去知觉才罢休。刀疤脸一直在眼角上注视着背后的动静,这时候也奔了回来。

维克森一面往回跑,一面非常小心地照顾着那只田鼠,等它到家的时候,田鼠已经能够稍微挣扎挣扎了。维克森低低地朝洞一口“喔”了一声,小家伙们就像小学生做游戏似地涌了出来。维克森把受伤的田鼠朝它们一扔,它们像四个小疯子似地扑了上去,小嘴狠命地咬着。可是那只田鼠拼命地抵抗,并且打退了它们,拐着腿,慢慢地向乱丛棵子逃去。小家伙们像一群猎狗追了上去,可还是没法把它弄回来。于是,维克森叭叭两跳,抓住它又拖到空地上,让孩子们玩一弄。这种野蛮的把戏一直玩了很久,直到有个小家伙被狠狼地咬了一口,痛得哇哇直叫的时候,维克森才跳起来,一下子弄死了那只田鼠。

为了弄清母狐维克森究竟是怎样教会幼狐捉田鼠的,过了几天,我又爬上树偷偷地观察。这天下午,我看见母狐带着她的四个孩子静静地趴在草地里。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尖一叫一声,维克森站起身来,蹑着脚走进草地——它没有俯着身一子,而是尽量踮得高高的,有时候还用后腿站起来,以便看得更加清楚些。原来,有一只该死的田鼠过来了,田鼠的跑动是在乱草底下进行的。要知道哪儿有田鼠,唯一的方法,就是观察野草的微微的摆一动。所以,只有在无风的日子,才能逮到它们。

捉田鼠的技巧,在于要摸清它所在的位置,在看清它之前就逮住它。不一会儿,维克森纵身一跳,在一簇乱草中央抓住了一只田鼠,它只叫唤了一下,就不再吱声了。

维克森很快就把它狼吞虎咽地吃光了。那四只笨手笨脚的小家伙,也学着一妈一妈一的样儿干了起来。后来,顶大的那只小狐狸,也终于逮住了一只田鼠。

看来,它们的学习就这样打下了基础。也许等到它们长大些,就会被带到更远的地方,去学习辨别脚印和气味的高级课程。

老狐狸教给它们捕捉各种动物的办法,因为每一种动物都具有一定的长处,不是这样的话,它们就没法生存了。同时,它们也都具有一定的弱点,否则,别的动物就活不下去了。不是么,田鼠的弱点,就在于那股好奇的傻劲儿,狐狸的弱点是不会爬树。小狐狸受训的目的,就是要学会利用别人的短处,发挥自己诡计多端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弱点。

正当我对维克森一家观察研究得很有兴趣的时候,我叔叔家的母鸡失踪得更多了。我知道是谁干的,可我并没有把发现小狐狸洞的事讲出去。我叔叔非常生气,他对我的森林知识,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凭良心说,我真不忍心消灭维克森一家。它们偷鸡实在可恶,但这有什么办法呢,它们也得生存呀,在它们看来,鸡,总比田鼠好吃,也比田鼠好捉呀。我想,叔叔宽宏大度些,就损失几只鸡,饶了维克森一家吧。可叔叔不这么想,他带着猎犬兰格进山,竟然把公狐刀疤脸一槍解决了。这倒霉的家伙不知道怎么会撞在槍口上的。

刀疤脸是解决了,可是母鸡还在不断地失踪。我的叔叔恼火透了,决定一鼓作气,消灭偷鸡贼。他在树林里到处放上毒饵,相信老天爷会保佑所有的猎狗不会中毒的。他成天轻蔑地对我的森林知识大发牢一騷一,每到傍晚,就带上一枝槍和两条狗,亲自出去寻找狐狸。

维克森很熟悉毒饵是什么样儿,它不是熟视无睹地走了过去,就是想个法儿把它们处理掉。它把其中的一块,扔在它的老对头、一只臭鼬鼠的洞里,结果这只臭鼬鼠就不再露面了。过去,刀疤脸总是时时刻刻地监视着那些猎狗,不让它们带来什么祸害。但是现在,保护小狐狸的担子全落在维克森身上了。它再也腾不出那么些时间,来阻断每一条通往狐狸洞的道路,也设法老是呆在近边,死等着那些上门的敌人,把它们岔引到别处去。

事情既然是这样,那结果是不难预料的。兰格终于跟着一条新鲜的足迹,来到了狐狸洞一口。

现在秘密已经全部揭穿,这一窝狐狸该要完蛋了。叔叔雇来一个叫柏迪的小伙子,带着十字锹和铲子来挖洞。我和兰格站在旁边望着。不一会儿,维克森在附近的林子里出现了,它把兰格引到远处河边上,那儿有个老头儿,在放牧着一百多只羊。兰格看准时机,趁老头儿仰在草地上闭目养神时,它就跳到一只羊背上,摆脱了它们。等那只吓坏了的羊跑了几百米以后,维克森才跳下来,再跑回狐狸洞。因为它知道,它的足迹已经被拖了一大截,兰格没法再嗅出来了。

兰格发觉足迹已经中断,不能继续追寻下去,便马上跑了回来。但是维克森已经先到了一步,这会儿正在绝望地徘徊着,白费气力地想把我们从它的小宝宝那儿岔引开去。

这时,柏迪正在使劲地挥舞着十字锹和铲子,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夹杂着砂砾的黄土,在两边越堆越高,柏迪的结实的肩膀已经被地面遮没了。

掘了一个钟头以后,那只老狐狸还在附近的林子里转来转去,兰格像发疯似地朝它猛一冲过去。就在这时候,柏迪兴奋地叫了起来:“哈,它们在这儿哪!”

那四只一毛一茸一茸的小狐狸,正在狐狸洞尽头的角落里,拼命地往后退缩着。

我没来得及阻止,柏迪就狠狠地一铲子打下去,小狐狸一下子就死掉了三只。第四只,是那只最小的,被我兜尾巴高高地拎了起来,才没被打死。

小家伙短促地叫了一声,它那可怜的一妈一妈一被它的叫一声引了来。它左右徘徊,离我们这么近,要不是有兰格追赶它,也许它会一直跟着我。

活着的那只小狐狸,被扔进一只口袋,挺安稳地躺在里头。它不幸的哥哥们,被柏迪用几铲黄土埋了起来。

我们回到家里不久,就用链条把小狐狸拴在谷场上。我和叔叔都没有想弄死它的念头。

它是个漂亮的小家伙,样子有些像狐狸和羊的混血种。它那种一毛一茸一茸的外貌和体型,跟小羊出奇地相像,也是一副天真无邪的嘴脸。可是只要瞧瞧它的黄眼睛,就可以看到一股狡黠而凶蛮的光芒,跟小羊的神情又是那么不一样。

只要有人呆在附近,它总是愁眉苦脸,战战兢兢地蜷缩在它的箱子里。

要是让它独个儿呆在那里,也得足足一个钟头以后,才敢向外张望。

现在我观察狐狸,用不着再钻到那棵空心的大树里,或是爬上树顶,用望远镜看了。我只要打窗户里望望就成了。谷场上的一些母鸡在小狐狸身边荡来荡去,它对这种鸡早就相当熟悉了。将近傍晚的时候,它们正在小狐狸附近,蒙头转向地游荡着。那根拴狐狸的链条突然“刷啦”一响,小狐狸一下子朝它最近的鸡猛扑过去,要不是链条猛一下勒住它,那只鸡早就被它逮住了。它爬了起来,悄悄地跑回箱子里。后来,它又做了几次逮鸡的尝试,可是它每次总是算好活动的距离,只在链条的长度以内向鸡进攻,再也不让那根链条紧紧地勒痛它了。

到了夜晚,小家伙变得非常不安,它悄悄地从箱子里爬了出来。可是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又马上溜回去。它使劲拉扯着链条,不时用前爪掀住它,愤愤地啃一咬。有一次,它突然停下来,好像在倾听什么,接着又抬起它那黑黑的小鼻子,用颤一抖的声音,急促地叫了一声。

这种情形重复了一两次。每次叫过以后,它不是啃一咬链条,就是焦急地跑来跑去。后来,回答的声音传来了,老狐狸在远处”呀呀”地叫了一声。

几分钟后,木头堆上出现了一个黑影儿。小家伙偷偷地溜进箱子,可是马上又回过头来,带着一种狐狸所能表露的最高兴的样子,跑去迎接它的一妈一妈一。

老狐狸飞快地咬住了小家伙,掉头就往它的来路上拖。但是拖到链条拉得笔直的时候,小家伙被一妈一妈一的嘴巴狠狠地扯了一下。正巧,这时候我叔叔出门有事儿,他开门的响声惊动了维克森,它吓得又逃到木头堆那边去了。

一个钟头以后,小狐狸停止了跑动和叫唤。我借着月光,偷偷望外一瞧,看见狐一妈一妈一的身影儿,伸直着身一子躺在小家伙旁边,嘴里在啃什么东西——

听到一种铁器的喀嚓声,这下我才明白,原来它在啃那条无情的链条。而小家伙这时正大吃大嚼哩。——用不着问,它吃的美味,全是一妈一妈一带来的。出于好奇,我想看看,维克森给它的孩子究竟带来些什么,想罢,我就走出门去。

看见我走出门,维克森就逃进黑一洞一洞的林子里去了。在那只箱子旁边,放着两只小老鼠,血淋淋的,还有点热气,这是慈一爱一的狐一妈一妈一给它的孩子带来的晚餐。到第二天早晨,我发现链条上离小家伙脖子一两米的地方,已经磨得雪亮了。我想,维克森对它这活着的孩子如此疼一爱一,它对死去的三个孩子又将怎样?出于好奇,我到被破坏的狐狸洞那儿去看看。我发现,可怜的母狐到这儿来过,并且把它的三个孩子浑身污泥的一尸一体全掘了出来。

地上横躺着三只小狐狸的一尸一体,身上都一舔一得光一溜一溜的。在它们旁边,还放着两只刚被弄死的母鸡。我从地上深深地印着它的肘部、胸膛和脚踝的痕迹来看,这只母狐曾经在这儿默默地躺着,悲哀地长久地望着它们,怀着最强烈的母一爱一为孩子们哀泣。可是从这一天起,它就不再上旧时的狐狸洞前来了。现在它一定已经知道,它的这些小宝宝已经死了。而且它还明白,它的一个小儿子还活着,它要来救它。因为我们俘虏的这只小狐狸,现在是它唯一的亲人了。

为了保护鸡,我们把狗全放了出来。叔叔吩咐我,一看见老狐狸马上就用槍打。我们把狐狸最喜一爱一、而狗却碰也不要碰的鸡头沾上了毒一药,散放在树林里。维克森只有在克服了种种危险,爬过木头堆,才能到它孩子住的谷场上来。但是它照样夜夜都来照料它的孩子,把新弄死的母鸡和别的动物带给小狐狸吃。虽然它现在不等小狐狸发出抱怨的叫一声就跑了来,我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了它。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有一天晚上,我又听到链条在嚓嚓作响,接着我就发现,老狐狸正在小家伙的窝边使劲地掘洞哩。等掘到有它身一体一半深的时候,它把铁链条松着的那部份,收起来统统放进洞里埋藏着,再用土把洞填起来。这时候,它以为已经真正地解除了链条的束缚,于是就咬住小家伙的脖子,扭头朝木头堆那边冲去,可是,天哪!它这么一冲,结果只是叫小家伙又狠狠地被链条猛勒了一下。

可怜的小狐狸,当它爬回箱子里去的时候,竟伤心地哭了起来。半个钟头以后,从那些猎狗那儿传来一阵狂吠声。接着,这种叫一声径直朝远处树林里移去,我一听就知道,它们又在追逐维克森了。它们一直往北,朝铁路的方向奔去,后来渐渐就听不到它们的动静了。

第二天早晨,那些狗还没有回来。我们不久就查明了原因。原来母狐对铁路的情况,早就心里有数了,并且很快就想出了几种利用它的方法。一种方法是被敌人追赶的时候。趁火车就要开过之前,沿着铁轨跑上一大段路。

因为在铁器上留下的气味,总是非常轻谈的,再加上火车隆隆地在上面驶过,车轮与铁轨一阵磨一擦,就把气味完全消除了。不仅如此,猎狗也常有被火车头碾死的可能。另一种方法更有把握,不过做起来也更困难,那就是狐狸赶在奔驰的火车头前面,有意把猎狗引上一座高高的架桥,这样,这些猎狗,十有八九会被追上来的火车头碾得稀烂。

昨儿晚上,维克森就是巧妙地施展了这种鬼手段。后来我们在铁路上找到了兰格和另外几条猎狗的血肉模糊的一尸一体,啊,这下维克森已经报仇雪恨了。

当天夜里,维克森又来到谷场上,它又弄死了一只鸡带给小狐狸,并且喘着气,伸直了身一子躺在它旁边,看着它吃。看来,维克森以为,除了它带来的东西以外,它的孩子就再也没什么可吃的了。

我叔叔发现,维克森夜里仍上我们这儿来,他很恼火,毫不客气地责怪我,他发誓要亲手打死毋狐,为他的猎狗兰格报仇。而我的同情心,却已完全在维克森这一边,我不愿意再参与围捕维克森的行动。为此,叔叔对我一点儿也不信任了。第三天晚上,他拿着槍,亲自守夜。这一一夜,他打了好几槍,看来,母狐维克森总想来接近它的孩子。

到第四天晚上,我发现叔叔又在亲自站岗,因为另一只鸡又被偷走了。

天黑不久,我们听见一声槍声,维克森把带来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撒腿就溜掉了。当天晚上它又试着来了一次,引起了另一声槍响。可是到第二天,亮堂堂的铁链告诉我们,昨晚它还是来过这儿,并且花了几个钟头时间,徒劳地想啃断那根可恨的铁链条。

这种勇敢的一精一神和坚定不移的信心,如果没有引起人们的宽恕,也一定赢得了人们的尊敬。无论如何,那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儿已经没有人看守了。看守着又有什么用呢?它已经被人用槍赶走了三次,难道它还敢冒第四次死亡的风险,跑来喂它的孩子,救它的孩子吗?

我想,它会来的。要晓得,它怀的是一颗母亲慈一爱一的心肠啊。到第五天晚上,紧接着小家伙颤声地哀叫了一声之后,木头堆上面就出现了一个黑影儿,这回,我在旁边观察它们时,用的是望远镜,月光下,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它像个黑影儿似地跑来,呆了一会儿,又无声无息地走掉了。小狐狸呢,一口咬住了它扔下来的一样东西,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嚼起来。可是,就在它吞咽的时候,一股刀扎似的剧痛刺透了它的全身,痛得它禁不住失声大叫起来。接着,小家伙又挣扎了一阵子,就躺在地上不动了。——看来是永远不动了。看到这情景,我吃了一惊:不好,小狐狸中毒了!

维克森的母一爱一是挺强烈的。它非常清楚毒一药的功力,也懂得毒饵的一性一能。

可是这次它扔给小家伙吃的是毒饵。据我推测,它知道自己已无法救出它的孩子,就硬着心肠,亲自结果了它孩子的生命。它呢,无牵无挂地远走他乡了。

从此,在艾伦达尔大森林,就再也没见过母狐维克森的影子。

(赵纪芳)

上一篇:狼狗布尔加
下一篇:见人不怕的野兽

相关短文:

Copyright © 2004-2020 欣锐短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07075-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