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短文热点聚合 - 欣锐短文手机版

节日祝福语:元旦祝福语 | 新年祝福语 | 小年祝福语 | 除夕祝福语 | 春节祝福语 | 元宵节祝福语 | 二月二祝福语 | 情人节祝福语 | 妇女节祝福语 | 愚人节祝福语 | 劳动节祝福语 | 父亲节祝福语 | 母亲节祝福语 | 端午节祝福语 | 儿童节祝福语 | 七夕节祝福语 | 建军节祝福语 | 教师节祝福语 | 重阳节祝福语 | 中秋节祝福语 | 国庆节祝福语 | 光棍节祝福语 | 感恩节祝福语 | 万圣节祝福语 | 平安夜祝福语 | 圣诞节祝福语 | 腊八节祝福语 | 建党祝福语 | 中元节祝福语 | 复活节祝福语 | 青年节祝福语

祝福语大全:生日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开业祝福语 | 满月祝福语 | 订婚祝福语 | 周末祝福语 | 校庆祝福语 | 乔迁祝福语 | 公司祝福语 | 病人祝福语 | 开工大吉祝福语

您的当前位置欣锐短文网>> 故事>> 民间故事>> 鳄鱼恩加纳

鳄鱼恩加纳

来源:欣锐短文网 编辑:美文 时间:

 

非洲中部有个国家叫扎伊尔。扎伊尔境内有条开赛河,河西有座重镇叫伊莱博。镇外有许多小村庄,其中有个村子的人,大都以打鱼为生。有个渔夫叫卢巴苏库,因小时候曾遭蟒蛇袭击,一只腿被缠断,落下终身残疾。如今四十几岁了,仍单身一人。

,卢巴苏库划着小船,沿着开赛河的浅滩,一路寻找鱼群,准备撤网。这时,他看到河滩上有条小鳄鱼在缓缓地爬动着。看样子,这小家伙出世还不到一年。它是跟它的一妈一妈一走散了,还是自个儿独立生活,出来寻食吃的?卢巴苏库猜不准。他只是觉得,这小家伙顶可一爱一的。

成年鳄鱼,形像丑陋,一性一情凶恶,要是惹了它,它连大象也敢攻击,连人也敢吃。而这只小鳄鱼,模样儿虽丑,但丑得可一爱一。平时,渔民们见到鳄鱼都敬而远之,而今天,卢巴苏库见了这只小鳄鱼,竟想把它捉回家养养,作个伴儿,说不定,养大了能像狗一样听使唤呢。

卢巴苏库将渔船轻轻划过去。他两眼警惕地在河滩后的草丛中搜寻着,防备鳄鱼一妈一妈一窜出来。那样会送命的。

小鳄鱼正摇头摆尾地嬉水,忽然,河滩上的草丛一阵摇晃,还发出“沙沙沙”的响声。随即,一条六米多长,足有小伙子大一腿那么粗的水蟒昂起头,一口叼一住了小鳄鱼的尾部。小鳄鱼使劲晃着头,扭一动四肢,但怎么也挣不脱水蟒的嘴巴。水蟒昂着头,缓缓地转过身去,准备找个地方去享用这美味的小鳄鱼了。

卢巴苏库被这可怕的场面吓呆了。他本可掉转船头,划到对岸去。可他不知为什么,他喜欢那条小鳄鱼,他要救出那条小鳄鱼。他虽然恨蟒蛇,但他也怕蟒蛇,他不敢冲上河滩去跟水蟒搏斗,他只是“呵——呵——”地吼叫着,想吓唬水蟒,要它丢下鳄鱼。但水蟒不理会他那一套。它充耳不闻,依然慢悠悠地转着身一子,将长长的尾部舒展开,头已转了过去。这时,卢巴苏库急中生智。他举起船头的一根鱼叉,投标槍般地猛掷出去,正巧,刺中水蟒的尾巴。水蟒身一子一缩,它丢下嘴里的鳄鱼,反转身用牙咬那刺中尾巴的鱼叉。它一口拔下鱼叉,狼狠地咬了一口。鱼叉的木头一柄一儿当然是淡而无味的。水蟒吐出鱼叉,带着受伤的尾巴游走了。那被咬伤尾部的小鳄鱼趴在泥坑里索索地抖着,不知它是疼痛,还是害怕,反正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卢巴苏库冒着被水蟒和巨鳄袭击的危险,跳下渔船,快步奔过去,一手拾起鱼叉,一手拎着小鳄鱼,飞快地返回小渔船上。他将小鳄鱼放在脚边,划起双浆,赶回家去了。

小鳄鱼伤势不重,小船一靠岸,它竟自个儿爬出船舱,跳到岸上。卢巴苏库觉得奇怪,看它究竟想往哪儿爬。——怪事儿发生了,这小鳄鱼趴着不动。呆了一会,它竟仰起头,转动着小眼晴,看了看卢巴苏库。卢巴苏库笑笑,朝茅屋走去。小鳄鱼拨动四肢,紧紧地跟了上去。卢巴苏库进屋,它也爬过门槛进了屋。卢巴苏库坐在矮凳上,小鳄鱼就乖乖地伏一在他脚边,仰头看看,还快乐地甩了甩尾巴。

卢巴苏库觉得,这小生灵颇通人一性一,就将它当小狈般地养起来,并给它起了个动听的名字叫“恩加纳”。

卢巴苏库每次出去打鱼,就将恩加纳放在船舱里。捕到小鱼小虾就扔给它。后来,恩加纳不愿呆在船舱里了。它喜欢趴在船头,盯着水面看。若是见到鱼群,它会“刷”地蹿下水,自个儿捉鱼吃。等吃得饱饱的,再游到渔船旁,伸出一只前肢,让卢巴苏库将它拖上船。就这样,没过多久,恩加纳就能自食其力了。

恩加纳不仅跟卢巴苏库作伴儿,还帮他看家守院呢。卢巴苏库在院子里掘了个水池,池子里放满清水。这儿,既是恩加纳的住房,也是它看门的岗哨。它整个身一子埋在水里,只将眼睛和鼻孔露出一水面,它不易被人或别的动物发现。而它却很容易看出敢于接近小屋的人或动物。恩加纳是只温和的鳄鱼,它从不主动攻击人或咬别的动物,但当它“哗啦”一声,从水里蹿出来时,就将任何接近小屋的人或动物吓得灵魂出窍了。

恩加纳不仅给卢巴苏库看门,还是他的保护神呢。卢巴苏库身有残疾,人又忠厚老实,上街卖鱼时,常受一些无赖的欺负,卢巴苏库无力还击,只有忍气吞声,有一天,他将恩加纳带在身边,叫它趴着别动,自己坐在它背上,将它作凳子。有几个无赖又到卢巴苏库的鱼摊前敲榨勒索了。他们没看到他屁一股下坐着的庞然大物,只晓得伸出手要钱,还扬言,没钱就得挨巴掌。

卢巴苏库慢吞吞地站起来,对恩加纳说:“孩子,站起来,给他几个子儿!”

恩加纳头一抬,足有半人高,可把那几个小无赖吓死了。他们抱头逃窜,再也不敢来讨这要那的了。而一些好看稀奇的主妇们,听说卢巴苏库养了一条听话的鳄鱼,都喜欢到他这儿看看,顺便买点儿鱼。这下,他的生意更好了。

日月如梭。一眨眼二十年过去了。卢巴苏库和恩加纳相依为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卢巴苏库老了,体力一天不如一天。而恩加纳,却一天比一天健壮,它早已成了一条威风凛凛的大鳄鱼。它身长二米多,站立起来,比卢巴苏库高出半个身一子。对寿命较长的鳄鱼来说,二十来岁,正处于青年时期。

它一精一力旺盛,还大有可为呢。

卢巴苏库年老力衰,划不动船了。机灵的恩加纳,常在船后用尖嘴顶着船尾,将渔船推向前去。它这样热心,其实是帮倒忙。它在船后游一动,别说拍打尾巴,就那四肢的划动,早把鱼群吓跑了,就算它悄没声息,没把鱼群吓跑,卢巴苏库对着鱼群,也没力气撤网、拖网了。

看来,卢巴苏库得另谋生计才是。

靠什么生活?总不能进城讨饭呀。一想到进城,卢巴苏库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个好主意:河东岸的人要到河对岸的城里去,往往要绕很远的路,走大桥过河。如若在这儿设个渡口,靠摆渡为生,不是很好吗?只要将渔船改渡船,加上恩加纳作帮手,准行!

卢巴苏库主意拿定,就请来亲朋好友,将渔船改建成渡船,又在岸边盖了座茅屋,放上凳子,备点茶水,一个像模像样的渡口建成了。

最先来摆渡的,是村子里的乡亲们。二十多年来,恩加纳跟村子里的每个人都很熟悉。大伙儿都把它看着是条狗,而没有谁把它看作是鳄鱼。今儿,不少人登上渡船,准备摆渡时,恩加纳自告奋勇来帮忙了。它“扑通”一声跳到水里,用嘴顶着船向对岸推去。它推出没多远,不知它出于好奇,还是想讨好船上的乘客们.它竟跃出一水面,将前肢搭在船尾,伸长头颈摇晃着,向大家表示问好。天哪,它那庞大的身躯,足有150 多公斤重,一下子压得般头翘一起,船尾浸没在水里,有两个站立不稳的小伙子,被掀翻到河里。他们水一性一好,很快爬上岸了。

大伙儿商量一阵,觉得恩加纳是个好帮手,但它不能在般尾帮忙,那样要闯祸的。不如像马拉车子一样,让它在前面拖着渡船游。

众人拾柴火焰高。第二天,卢巴苏库请来邻居们,将一棵半面朽烂的大树锯下,然后将半爿树凿成一只独木舟。这只独木舟比那渔船轻巧灵便,又古色古香。他们在独木舟船头钉上一个铁钩,铁钩的一头拴一根长绳。长绳上有个铁环,这铁环套在鳄鱼恩加纳的颈子上。恩加纳很机灵,它无师自通,独木舟一下水,它抢先游到前面,让卢巴苏库给它套一上铁环,拖着独木舟,箭一般向对岸游去。岸上看的人都觉得很新鲜,争着爬上独木舟,让恩加纳拖着,从河东岸渡到河西岸,又从河西岸渡回河东岸,卢巴苏库站在船头,手里挥舞着一根树枝,嘴里“吁——”地吆喝着,像赶马车似的,驾着独木舟,在开赛河两岸来往,两岸看稀奇的人越聚越多,大家纷纷鼓掌喝采。恩加纳也感受到人们对它的鼓励,它昂着头,四肢划得更欢快了。

就这样,卢巴苏库的渡口建成了,人们称之为“鳄鱼渡”。美名不径而走,人们纷纷赶到这儿来摆渡。摆渡挣来的钱,足够卢巴苏库吃用了。有些人,还带来鱼、鸡、鸭之类慰劳恩加纳呢。

有个叫约克斯的美国人,带着妻子女儿到非洲旅游。他听说扎伊尔开赛河上有个鳄鱼渡,觉得既新奇,又有冒险一性一。他放弃去别处游览的计划,带着妻子女儿,特地到鳄鱼渡来摆渡。

外国人到这儿摆渡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沿河的四乡八村,人们纷纷涌到河岸上看热闹。

约克斯是个大胖子,他一跳上独木船,般舷就沉下大半截。好在约克斯的妻子和女儿都长得瘦弱,没多大重量,渡船在水上还能行驶。

约克斯的女儿乔娜是个胆子顶大的小泵一娘一,她见了鳄鱼一点儿也不害怕,还用手摸一摸恩加纳的头呢。

卢巴苏库赶着恩加纳,载着约克斯一家渡河了。独木舟在河面上飞快地向前行驶,不一会,便到了河对岸。约克斯觉得不过瘾,乔娜也赖着不肯上岸,还要乘这独木舟多玩会儿。卢巴苏库说:“好吧,我们往上游玩会儿!”

卢巴苏库赶着恩加纳,拖着独木舟,向上游驶去。约克斯一家多开心呀。

两岸热带丛林的景色,既壮丽又神秘,现在乘的是独木舟,又是由一只巨大的鳄鱼在拖拽着他们,这种快乐在美国是享受不到的呀。

可是,乐极生悲,约克斯是个好激动的人,他一高兴,便手舞足蹈起来。

谁知,他身一子重,手脚一动,独木舟左右一晃,将他的女儿乔娜晃出船舱,掉到河里。一妈一妈一一见女儿落水了,伸手去抓,也跟着掉到河里。约克斯的身一子一歪,也掉下了河。约克斯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他吓得扒着独木舟,大声喊着:“救命呀!救命呀——”

卢巴苏库临危不惧。他飞快地解下恩加纳颈子上的铁环。恩加纳像个懂事的救生员,它尾巴一摆,沉到水里。它看到乔娜跟她的一妈一妈一在水里挣扎着,就游到她俩脚下,潜水艇似的浮出一水面,它那宽大的背,将母女俩稳稳地托起来,这母女俩就势坐在它背上。温顺的恩加纳,用不着主人吩咐,驮着她俩,游向渡口。

当卢巴苏库使尽力气,将约克斯拖上独木舟时,恩加纳已将乔娜和她的一妈一妈一送到岸上,回来救约克斯了。它见主人和约克斯已上了船。它便甲嘴推着独木舟向岸边游去。这回,它只是用嘴顶,没有出于好奇而探出头趴上船尾。

岸上的人们,见约克斯一家落水了,发出了一阵阵惊叫一声,一些小伙子扑向河滩,准备下河营救。后来见他们得救了,一个个齐声欢呼。这场面,使约克斯一家激动不已。约克斯拿出照像机,也不管胶片潮了没有,对着人群,对着可一爱一的大鳄鱼,对着白发苍苍的卢巴苏库,拼命地按动快门,直到将胶卷拍完才停止。

(冰 君)

上一篇:黑耳朵比姆
下一篇:断 尾 狼

相关短文:

Copyright © 2004-2020 欣锐短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7007075-3号

Top